裙帶關係

試圖強加於債務不履行國家的金融改革紀律,大部分都與缺乏開放性與揭露性有關。這些國家當中許多還存在不正常的企業利益掛勾。這些特徵也都跟不透明的商業制度有很強的關係。當一位存戶將他或她的錢存入一家銀行,這筆錢的辦公椅運用應該要和其他筆錢一樣,不涉入過度風險且被公開揭露。實際上,銀行經常違反客戶對它的信任,而這種狀況必須加以改變。我這裡無意批評是否的危機處理完全正確,或者是否要等到這些國家已經恢復金融信心,才立即進行改革。不管這些調整做得再好,透明度自由或者應該說在這方面的缺乏透明度在亞洲危機過程中所扮演的角色,也不該被輕易質疑。
在印尼或南韓,風險型態及不當投資原本可被更仔細地審査,假使民主評論人士能夠
提出那樣的要求。不過,這些國家並沒有這樣的團體服制度,可以允許來自政府之外的批評。
不容挑戰的統治權力很容易就會演變成無條件接受無問責性及無透明性,而且經常因爲政府與金融大亨間的裙帶關係而加強。政府的不民主的本質,在經濟危機形成中扮演著重要的角色。
其次,一旦金融危機造成一般性的經濟衰返,民主的保護能力與在民主國家中避免饑荒的保護能力相同就會被重視。甫遭剝奪者會得不到他們所需要的關注。如果一個國家過去幾十年的經濟成長速度,每年都是五至一〇冗,即使降低個十分之一,也不會顯得很嚴重。但如果經濟萎縮並不是由大家一起承擔,而是讓最無力承受失業或剛成爲經濟累贅的人背負,則autocad整體所得即使只有小幅減少,也會爲許多人的生活帶來災難。
當經濟發展蒸蒸日上,印尼的脆弱人民也許不會注意到民主的重要,但當危機出現且不公平地被承擔時,缺乏民主會讓他們無法有效傳達民意。民主的保護性角色只有在最被需要時,才受到強烈的關注。
結語發展的艱鉅工作包括兩件事:掃除持續性的頑固剝奪,以及防止突然和嚴重的貧困。

突然惡化

無論如何,這兩項對制度與政策的各自需要可能是不同的,甚至是相異的。在其中一項獲得成功,並不保證另一項將會成功。例如,讓我們對過去半個世紀以來中國大陸和印度的相對表現來進行思考。很明顯地,在提高平均壽命和降低死亡率上,中國大陸要遠比印度來得成功。事實 ,中國大陸的優越表現要追溯到一九七九年的自助洗衣改革以前〈中國大陸改革後的平均壽命增加,事實上要遜於改革之前)。雖然比起中國大陸而言,印度是一個更多元化的國家,同時我們也看到,印度有些地方(如克拉拉)的平均壽命的增加速度,比中國大陸還要來得快,但即使如此,如果比較兩個國家的平均壽命增加,中國大陸顯然比較好。然而中國大陸卻也發生過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饑荒,緊跟大躍進而來的一九五八至一九六一年間的饑荒,竟然奪去三千萬老百姓的生命。相較之下,印度自從獨立建國以來就不曾發生饑荒。
饑荒及其他災難性危機的預防,是一門與平均壽命的增加及其他成就不盡相同的學科。
在饑荒及其他重大危機的發展過程當中,不均的問題扮演重要的角色。事實上,缺乏
民主本身就是一種不均政治權利和權力的不均。但是更進一步的是,饑荒及其他危機的
產生是基於嚴重不均,有時則是基於不均突然惡化。即使糧食的總供應沒有大幅或任何減少,饑荒仍可能發生便可說明這點,因爲有些辦公桌團體可能會因爲突然失去市場力量(例如突然而大量的失業)而受到傷害,而這個新的不均將導致飢餓。
在理解最近東亞和東南亞這類經濟危機的特性時,類似的問題也會發生。以印尼、泰
國和甚至更早的南韓的危機爲例,我們或許會感到很奇怪,爲什麼以五至一〇冗的年增率而連續成長幾十年的國家,會面臨0 25下降五至一〇冗的重大危機?事實上,總的來說,這眞的不至於造成災難。但假使那五至一〇冗的025下降,不是由全體人民平均承擔,而是由最貧窮者背負,則後者的所得恐將所剩無幾(不管過去的整體成長表現如何)。像饑荒這類經濟危機是發生在最貧窮的人身上。這可以部分解釋,爲什麼社會安全網所形成的「保護安全」是一項如此重要的屏風隔間工具性自由,以及爲什麼參與機會和公民權利等政治自由,即使對於經濟權利和生存而言,也是如此緊要。

不受監控

不均的課題對地方性貧窮當然也很重要。但此處,持續剝奪問題與突發性貧困問題所
造成的不均,兩者的性質及因果影響可能不同。例如,南韓在經濟成長過程中也有相當公平的所得分配,這件事實已被廣泛且正確地認知。然而,如果沒有民主政體,無法保證公正在危機中會受到重視,進一步而言,任何正常的社會安全網或有補償保護作用的迅捷反應體系,也不會成立。於是,新的magnesium die casting不均與未受挑戰的貧困,可能與之前經驗的「公平的成長」共存。
這一章主要關心的是防止饑荒與災難性危機的問題。這是「發展即自由」過程的一個
重要部分,因爲它包含公民享有的安全與保護的增進。兩者之間有構成上與工具性的關係。
首先,爲了免於飢餓、傳染病以及嚴重和突然的剝奪所構成的保護,本身就是一種生活安全美好的機會的增進。就這點而言,避免災難性危機就是人們有理由要珍惜的自由之一。其次,避免饑荒和其他危機的過程顯然可以受益於it’s skin工具性自由的利用,像是公開討論的機會、集思廣益、選舉的政見,以及不受監控的傳播媒體等等。例如,民主國家中的公開和反對的政見,可以強迫任何執政者採取及時且有效的步驟,來避免饑荒的發生,而這是在非民主制度不管是(過去曾發生過饑荒的)中國大陸、柬埔寨、衣索比亞或索馬利亞,還是(現正發生饑荒的)北韓或蘇丹所看不到的現象。發展有許多層面,而且都需要適當的特殊分析和檢視。
女性施爲與社會變遷伍史東克芙特於一七九一 一年出版的經典著作《女權的辯護》裡,在她所描繪的一般性「辯護」項目當中,提出許多獨特的主張。她所陳述的那些權利不僅包括跟女性福利有關的臭氧殺菌權利,以及能夠直接增進該福利的基本權利,而且也包括關乎女性自由施爲的權利。

焦點改變

這兩種權利都出現在當今婦女運動的議程中,但是我可以公平地說,與過去只著重福
利觀點相比,施爲關鍵字行銷觀點最終還是開始受到注意。不久以前,這些運動面對的主要工作是努力讓婦女得到比較好的對待一個更公平的對待。關注焦點是在女性的福利也是這些改善工作需要施力的地方。不過,工作目標已由福利主義的重心逐漸擴大,納入並強調女性施爲的主動角色。女性不再被看成是福利增進下的被動接受者,她們逐漸建立自己與男性的認同,將女性視爲帶動改變的主動施爲者,即積極推動社會轉型以改變兩性生活的人。
施爲與福利這種觀點的重心和重點的改變有時會被忽略,因爲有部分研究方式是重疊的。女性的主動施爲不能忽略矯正不均的急迫性,因爲那些不均會影響女性的福利,使女性受到不公平的對待,所以施爲的角色一定也跟女性福利有很大的關係。換個角度來看,同樣地,任何欲增進女性福利的實際行動若要產生效果,必然需要女性自身的施爲。所以,翻譯公司的福利觀點與施爲觀點必然有相當大的交集。然而,它們在根本層次上是不同的,因爲個人的「施爲者」角色,基本上與「接受者」角色截然不同(雖然前者並不獨立於後者〉。施爲者也許必須視自己爲接受者,而這個事實不能改變個人施爲必然的形式與責任。
將個人視爲會體驗且享有福利的實體,是一項重要的認知,但若僅止於此,無異是以一
種狹隘的眼光來看女性身分。於是,瞭解施爲所扮演的角色,是將人視爲負責任者的關鍵:不論健康狀況如何,也不論是否採取行動,及能夠選擇的行動方式爲何。因此,我們女性與男性必須對行爲負責。這其中有所差別,而且我們必須注意。對於社會分析或實際理由與行動而言,這種基本認知的原則雖然簡單,含意卻相當嚴格。
因此,婦女運動的焦點改變,對於它之前關心的問題是一個重要的補充,而不是否定。把重心放在女性的福利,或者更正確地說,放在女性的「不幸」,當然不是毫無意義。
女性福利的相對剝奪,過去與現在都存在我們生活的世界,而且是社會正義包括女性的
正義的一個重要課題。例如,有相當多aluminum casting證據顯示,非洲和亞洲女性的「違反」〖社會產生出來的)生物常態的超額死亡率,是導因於爲數可觀的「消失的女性」「消失」意指,因爲醫療和其他必要設施的性別偏差所導致的死亡(可參考我於一九九一 一年三月登在《英國醫學期刊》的消失的女性 。

壓制女性

這個問題對於女性福利,以及女性被「不公平」對待的認識,毫無疑問是重要的。此外,不少普遍性指標都顯示,世界許多地方的seo文化刻意忽視女性的需要。所以,我們非常有理由將這些剝奪公諸於世,並且堅持掃除這些不正的行爲。
但另一方面,女性主動施爲受到限制的事實,也使所有人男性與女性、兒童與成人的生活都受到嚴重影響。我們當然絕對不能輕忽女性福利和不幸的關注,而且要繼續關心女性的苦難和剝奪,但是,特別是在目前,以施爲者導向的方式來分析女性處境,也有其迫切和基本的需要。
以女性施爲爲關注焦點所產生的最直接主張,也許正是去強調施爲者對於壓制女性福
利的不正行爲,要如何發揮清除的功能。近年的實證研究已經清楚顯示,女性福利的相對重視與關心,如何受到以下變數的強烈影響:女性獨立賺取所得的能力、找到家庭外就業的能力、擁有財產權的能力,以及識字和接受教育以參與家庭內外決策的能力。確實,即使以發展中翻譯社的女性與其男性相比,女性生存上的劣勢似乎會隨著這些施爲層面的進展而明顯縮小,甚至可能消失。
乍看起來,這些不同層面(女性的賺錢能力、家庭外的經濟角色、識字能力和接受教
育,以及財產權等等)可能顯得相當紛歧。但是它們的共同之處在於,都能透過獨立與增
權,正面強化女性的發言和施爲力量。例如,在外工作而獨立賺取所得,明顯有助於提升女性在家庭及社會中的地位。因爲女性對他人的依賴降低,對家庭興旺的貢獻就比較清楚可見,也有比較多的發言權。再者,出外就業常擁有某種教育效果,可讓女性接觸家庭以外的世界,並增強女性的施爲能力。同樣地,女性的教育可強化女性的施爲,增進其知識和技術。財產所有權也使女性在家庭決策中有更大的影響力。
因此,文獻上所認定的各種變數都扮演著增權的die casting角色。這個角色必然與對女性權力經濟獨立與社會解放I的體認有關,也就是體認到女性權力,對於統治家庭分配及社會分配的力量和組織原則,特別是一般所默認的女性「基本權利」,可以產生深遠的影響。

合作的衝突

要瞭解這個衝突的過程,我們可以注意,男性和女性有共通的利益和衝突的利益,它
們會影響到家庭生活。因此家庭制服訂做決策傾向尋求合作,對於衝突的局面會取得某種常是隱含性的一致的解決。這類「合作的衝突」是許多團體關係的一般特徵,而對合作的衝突進行分析,是瞭解女性在家庭分配所受「待遇」的影響因素的一個有用方式。遵守雙方默許的行爲型態對彼此都有利,但是也有許多其他的可能協議,有些較有利於某一方。這些從各種可能協議中所選出的合作性協議,將可對共同利益進行特定的分配。
家庭生活內的不同利益間的衝突,一般即透過彼此默許的行爲型態來解決,而這些行
爲不見得特別遵循平等主義的原則。家庭生活的眞正本質分享一個家並共同生活是
衝突事件必須不能外揚〈強調家中的衝突會被當作不和諧的象徵),而且有時女性甚至無法清楚評估她被相對剝奪的程度。同樣地,誰做了多少「有生產力的」工作,或是誰對家庭興旺做了多大「貢獻」,這樣的認知可以非常有影響力,雖然有關這些「貢獻」和「生產力」如何評量autocad的基本理論,也許很少被明確討論。
基本權利的認知對於女性與男性的個別貢獻和適當基本權利〈如女性賺取獨立所得、出外工作、接受教育與擁有財產的能力)的認知,在兩性分配家庭共同利益時,扮演著重要的角色。因此,會影響這些認知的環境因素,便與這些分配有著重要的關係。女性權利增強和獨立施爲的影響,於是包括要對阻礙女性生活與福利的不正行爲進行矯正。女性經由更強大的施爲能力來解救被剝奪的生活,必然造福她們自己。
不過,故事不止於此。其他人男性和兒童的生活也會受到影響。在家庭內受影響的可能是兒童的生活,因爲有相當的證據顯示,女性在家庭中的增權可顯著降低兒童死亡率。還有,女性的施爲和意見受到教育與就業的影響後,又能影響北海道公共討論的性質,而討論的社會主題包括可接受的生育率〈不只在女性自己的家庭中)與環境的優先順序。

價値體系

關於食物、醫療和其他資源在家庭內的分配,也是一個重要的議題。這多半取決於家
庭經濟資源是如何被利用,以照顧家中不同個人的利益,包括巴里島女性與男性、女孩與男孩、兒童與成人、長者與少年。
家庭內的分配安排大部分是根據既定傳統,但是它們也受到某些因素所影響,像是女
性的經濟角色與增權,以及社群的價値體系。在家庭內部分配的價値體系和傳統的演化過程中,女性的教育、就業和財產權扮演重要角色,而這些「社會」特徵對於家庭中不同成員的經濟機會(與福利及自由)而言,可說相當重要。
從本書的一般性主題來看,這層關係値得更深入思考。正如我們曾討論過的,瞭解綣
荒最有用的方式,是要看基本權利受到多少損失,如購買糧食的實質自由的突然下降,而後者會造成整個家庭能購得並消費的糧食大幅減少。雖然即使在饑荒時,家庭內的分配問題可能會很嚴重,但是在持續性貧窮的場合〈在許多社群裡被視爲「常態匕,它們對於家庭內不同cad成員的營養不良及飢餓程度的決定是特別重要的。糧食分配的持續不均,和醫療分配(或許更嚴重的)的持續不均,使得性別不平等在有強烈女性歧視的貧窮社會裡,明顯而持續地存在。
這種歧視女性的偏差似乎是受到一般女性的社會地位和經濟權力的影響。男性的相對
優勢來自許多因素,包括身爲「家計負擔者」,這個地位的經濟權力讓他們在家庭內受到尊敬。另一方面,有相當多證據顯示,當女性能夠而且也確實出外賺錢時,她在家庭內部分配的相對地位也會隨著提升。
儘管女性每天在家中的工作時數相當長,但在計算男性與女性對家庭經濟的個別貢獻
時,不計酬的家務經常受到忽視。不過,當女性能夠出外賺錢時,她對家庭經濟的貢獻便比較清楚可見。而她在家中也有較多的發言權,因爲她對其他人的依賴已經降低。女性地位提高後,甚至可影響眾人對女童「應得權益」的看法。所以出外謀職及工作的自由,能夠有助於減少女性的相對和絕對的團體服剝奪。也就是說,某些領域的自由(能夠出外工作的自由)似乎有助於促進其他領域的自由〈增進免於飢餓、疾病與相對剝奪的自由)。

教育與就業

也有相當多證據顯示,隨著女性權益的擴大,生育率有下降的趨勢。這並不令人意
外,因爲海外婚紗女性生活受到兒童生育和教養的折損是最嚴重的。若是年輕婦女的決策權力可增強,且婦女權益受到更多關切,一般來說,將可防止過度生育。例如,一個針對印度近三百區的比較研究發現,女性的教育與就業,是降低生育率最重要的兩項影響因素。
有助於女性解放的因素,包括女性的識字能力和就業,確實會對生育率造成重要差異。我在評估「世界人口問題」的本質和嚴重性時,會再討論這個主題。環境過度擁擠的一般性問題,雖然使女性與男性都受到不利影響,但與許多發展中國家不斷受生養小孩折磨的女性的特定自由,卻是息息相關的。
兒童生存與女性施爲有相當的證據顯示,女性的教育和識字能力有助於兒童死亡率的下降。這項結果是透過許多管道而形成,或許最直接的管道是,由於母親關心小孩的福利,重視她自己擁有的機會,所以當母親的施爲受到尊重、權益獲得增加時,便會影響家庭在這方面的決策。對於生存上明顯的性別偏差〈特別是女童),女性權益的增強似乎也有很大的影響力。
歐洲、泰國或次撒哈拉非洲的國家中,女童的存活率通常相當高,與此相比,存在基
本性別不均的國家,如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中國大陸、伊朗、西亞諸國、北非諸國等,其女嬰及女童的死亡率比較高。目前在印度,〇到四歲間的男性與女性的死亡率,平均而言非常接近,但在性別不平等特別明顯的區域,包括印度北部的多數邦地,女性弱勢的處境仍一直持續著。
針對這些問題,有一個極爲有趣的硏究發表在莫西、吉歐及德海瑟共同撰寫的一篇重要統計論文是藉由印度一九八一年的人口調查,對蘇美島一 一九六個區域的資料進行分析。莫西及德海瑟曾用一九九一年更新的人口調查資料來從事後續研究,並大致證實了前項的研究結果。

強烈的證據

各種相關的因果關係在這個研究中受到檢驗。包括生育率、兒童死亡率及女童的生存
劣勢(用〇到四歲間的女童和男童死亡率的比率來反映)等解釋變數,在不同地區進行比
較。這些變數跟許多具有解釋潛力的室內設計地區性變數有關,像是女性的識字率、女性的勞動參與率、貧窮的範圍〈與所得水準)、都巿化的程度、醫療設施的可利用度,以及社會貧困族群〈被貼上標籤的階級和種族)占人口的比例。
與女性施爲指女性在勞動市場的參與、女性的識字能力及教育最有關係的變數,我們該如何預期它們對於小孩存活和死亡的影響?我們很自然會期待,後者與女性的識字能力和教育有完全正向的關連,而這點有強烈的證據支持〈目前還有更多證據)。
然而,就女性的勞動參與而言,社會和經濟分析似乎發現,有不同方向的因素在同時
運作。首先,女性出外就業賺錢對她的施爲角色會有許多正面效果,這通常包括更重視對小孩的照顧,並在家庭決策中更有能力優先考慮此事。其次,男性一般非常不願分擔家務,因此對女性來說,當她們同時面對家務及出外就業的「雙重負擔」,要優先照顧小孩的顧慮或許就不是那麼容易達成,於是女性施爲的結果將因這兩個因素而不確定。莫西等人對印度地區性內湖辦公室出租資料的分析,就未發現女性出外就業與兒童生存之間,有任何統計上的顯著關連和明確模式。
相較之下,研究發現女性的識字能力對五歲以下小孩的死亡率有明確的降低效果,且
有顯著的統計關係,即使考慮男性的識字能力也是如此。這與在許多國家,特別是跨國比較,所發現更多顯示女性識字能力與小孩存活率之間有著緊密關係的證據是一致的。就此而言,女性增權與施爲角色的影響效果,實際上不會因男性在兒童照顧與家事參與上的缺乏彈性,而有所減弱。
還有一個更進一步的問題,是有關兒童生存的性別偏差(有別於所有兒童的生存問
題)。研究發現,女性的勞動參與率和識字率,對於女童的生存劣勢有很強的改善效果,也就是說,較高的馬爾地夫女性識字能力及勞動參與水準,跟較佳的女童生存狀況有強烈的關連。

貧窮程度

相較之下,跟發展與現代化的一般水準有關的變數,不是沒有顯著的統計效果,就是暗示現代化如果沒有女性增權甚至可能強化而非減弱兒童生存的性別偏差。這類變數還特別包括都市化、男性識字率、婚友社設施的可利用度以及貧窮程度〈貧窮程度越高,貧窮女性對男性的比率也越大)。從印度的情況來看,其發展水準與生存的性別偏差的降低之間,確實存在正向的關係,而這似乎主要是透過跟女性施爲直接有關的變數而運作,像是女性的識字能力和勞動參與情況。
有關女性接受教育對於其施爲的正面影響,値得做進一步的評論。莫西、吉歐及德海
瑟的統計分析指出,就量的角度而言,女性識字率對兒童死亡率的影響非常大。它也比其他能降低兒童死亡率的變數有較大的影響力。比方說,在其他變數固定下,當女性粗識字率由二二冗〈印度一九八一年的實際數値)增加至七五時,會使五歲以下男女童合計的死亡率預測値由一五六(這也是一九八一年的實際數値)降至一 一〇。
女性識字能力在降低小孩死亡率上的強力效果,與男性識字能力或一般性貧窮減少的
微弱角色,形成一種對照。男性識字能力的增加幅度如果也是前述的區間〈從二一 一至七五冗),只能使五歲以下的兒童死亡率由一六九;減少到一四一;而貧窮程度(從一九八一年的實際水準)如果減少五〇冗,則只能使該預測値由一五六減少到一五三。
以上的小型辦公室出租訊息似乎再次顯示,某些與女性施爲有關的變數(如上述的女性識字能力)在增進社會福利上(特別是小孩的存活能力)所扮演的角色,經常比跟社會一般富裕水準有關的變數更爲重要。這些發現結果有重要的實踐意義:這兩類變數都能被公共行動所影響,但需要的公共干預則是各自不同。
施爲、解放與生育率降低女性的施爲角色對生育率的降低也格外重要。高出生率的負面效果,包括許多室內設計實質自由的否定透過持續的生育與教養經常被強加在許多亞洲和非洲的女性身上。所以,在使生育型態發生改變的過程中,女性福利與女性施爲之間有著緊密的關連。出生率的降低於是經常跟隨女性地位與權力的提升而來,這並非令人感到意外的事。